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超954万用户排队退款ofo 索还金额近10亿
超954万用户排队退款ofo 索还金额近10亿

疑似陷入财务困境的小黄车,共享单车ofo公司,遭到用户争相索还199元人民币的押金,小黄车陷入风口浪尖之中。

据微博@澳亚卫视称,截至18日15:47分已经有超过954万人排队退款,索还金额近10亿。

近千万用户争相退款之际,全互联网响起一片“ofo遭疯狂‘挤兑’”的声音,还有报道认为这是“共享经济大败退”。

北京青年报12月18日报道,昨日(17日)有上千名用户前往ofo总部现场办理退押金手续,但并无现场退押金的情况。

ofo工作人员对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户进行了登记,将重新核查,昨晚8点多,ofo紧急发布最新退押金政策公告:无论选择线上还是现场,都将案申请顺序退款。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因为人数众多需要久等,一名顾客尝试了“外国人报案”策略,结果获得ofo秒退押金,事件曝光后,网络瞬间炸锅。

“这是我一生排过最长的队了”

微博网友将17日ofo总部门口排队配上“ofo北京车友会”题字

上千用户聚ofo总部昨日排队退款未果 近日仍有人排队

北京青年报18日清晨报道,昨日(17日),上千名用户前往ofo总部大厦,在寒风中排队退押金,ofo总部大厦下拍起朝百米长龙,人均排队约2小时。

报道称,现场排队人员从大楼门口一路弯弯曲曲折了五个弯后排到了马路上,目测长度超过100米,退款用户每15人一组,陆续进入电梯到5楼退款。

ofo的工作人员对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户进行了登记,并将重新核查,并无现场退押金的情况。

昨晚8点多,ofo紧急发布最新退押金政策公告:无论选择线上还是现场,都将按申请顺序退款。

晚间,ofo紧急发布《退押金政策提醒》,称会根据申请顺序进行审核与收集,线上线下会统一并入处理,按顺序退款,ofo会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

ofo负责人表示,现场退押与线上无异,推荐线上申请。

ofo表示,“ofo用户基数大,存在退押金申请激增的可能。请广大用户耐心等待,我们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请广大用户放心。”

12月18日上午9时,仍有用户在寒风中前往北京市海淀区的互联网金融中心ofo总部大楼下排队

据澎湃新闻12月18日中午称,ofo小黄车有关线下登记将并入线上退押金的排队序列,但仍有不少用户决定去ofo北京总部试试运气。

报道称,上午9时,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仍有1、200人在排队退款。

不同于昨天,据现场图显示,互联网金融中心楼底广场被保安和警察设置上铁杆围栏隔离,不到一个小时,来排队的人快速聚集。

来排队的人群中,有退休的老人替家人来排队退押金,有请假来替同事退押金的上班族。

ofo退押金排号超过930万人,待退金额至少9.2亿

众多用户前往ofo总部现场申请退押金后,ofo宣布将按照用户申请次序进行退款。

据中新网15时援引ofo用户截图显示,截至14:23,退款系统显示超930万人等待退款,待退押金规模至少9.2亿元。如按押金上限199元计算,退款上限甚至达到18亿元。

据微博@澳亚卫视称,截至18日15:47分已经有超过954万人排队退款,索还金额近10亿。

2017年11月,ofo创始人戴威称用户已超2亿,因此退款人数或许还将上涨。对此,网友调侃,回头是不是要摇号,看谁能退押金。还有ofo用户表示: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排过最长的队了。

因为押金不同,退款有99元和199元两档

12月17日ofo最新退款政策

据观察者网风闻社区用户@差评12月18日称,自己10月29号就申请了退款,今天打开app一看仍然显示退回失败。

不仅如此,APP客服和电话客服都无法联络,用户在消耗大量话费后仍然无法接通电话。

不仅如此,今天@差评在登陆ofo账号的时候,输入验证码试了几次都显示错误,网上不少人出现同样状况,最后该用户录了屏,仔细看了下填写验证码的情况。

手把手教你快速退款

退押金难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小黄车用户,申请退款迟迟不到账、联系在线客服永远显示排队中、电话又无法打通,网络上因此流传着各种小黄车退押金攻略。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有网民另辟蹊径,说自己用英文给ofo写了封退款邮件,结果,成功了。

微博用户@zjt93 12月13日发帖称,为退ofo押金,他给自己建立了一个新的人设:来自加州,在中国生活了两三年,中文不太好,做事喜欢上纲上线。

他以此人设为基础,给ofo写了一封退款邮件,试试“传说中的外国人报案策略有没有作用,重在参与”。

12月14日上午,该用户发帖称,“ofo退押金成功,本来只是抱着懒得打电话的心态随便一试,没想到今天一早就退给我了,他们团队还回复了一封英文邮件来道歉。”

15日凌晨,@zjt93在微博发长文对此事作出回应,表示看到ofo回应后,第一反应是觉得有点好笑,然后感到有点不太舒服,“我想不少人的愤怒是来自于这封回函”。

此事在昨日ofo总部退款后再次发酵,在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网友热议。

数百万用户开始排队退款后,诸多微博网友开始依样画葫芦,给ofo公司“支招”如何跟更有效率的让用户排队,或是教ofo用户另辟途径办理退款。

比如这个可以让ofo扭亏为盈的大计划

英语不好用就用俄语写,ofo的回复也可以找外包

共享经济大败退?

近千万用户争相退款之际,全互联网响起一片“ofo遭疯狂‘挤兑’”的声音,还有报道认为这是“共享经济大败退”。

光明网12月18日下午发表评论员文章《ofo退款:一个大泡泡瘪了》,认为ofo总部出现挤兑押金退款现象,其实是互联网新业态进入整合盘整的标志。

文章称,互联网经济产生的市场为传统业态提供了新的经营模式、管理模式和盈利模式。但文章认为不管什么模式,都是以基本的信用模式为基础。

据文章介绍早前已有媒体曝出一些共享单车的经营者开始挪用用户押金以填补经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

文章认为,共享单车经营者的勇气和利器,就是用户的押金款。如果用户提取押金的行动持续下去,那么,这种用户所为会不会成为压倒共享单车经营者的稻草,也并非没有可能。

小黄车要“黄了”?

据观察者网2018年诸多报道,今年以来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涉及物流运输、房屋租赁、广告费用、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部分案件已达成和解,尚有多起仍在审理之中。

同时,ofo还涉及多起劳动合同纠纷。东峡大通在深圳、杭州、唐山等地的分公司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工商部门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涉及金额最大的是上海凤凰。

今年8月,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自2017年凤凰自行车与ofo方面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双方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但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6815.11万元的货款。上海凤凰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 ofo 偿还货款及违约金。

12月中旬,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针对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起诉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拖欠服务费一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日前作出判决,判令东峡大通支付服务费8111896.38元。

11月底,ofo印度被共享出行创业公司Bounce收购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ofo已经开展多项商业变现计划,包括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等。11月14日,ofo创始人戴威在公司员工大会上表示,由于供应商债转股,目前公司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

澎湃新闻援引ofo员工话语称,“戴威说什么都有可能,ofo被收购、合并都有可能,但破产重组是不可能的。”不过戴威并未解释为何ofo不会破产。

11月28日,ofo小黄车创始人兼CEO戴威发布内部信表示,“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央视新闻12月18日9时对ofo总部排队计划进行评论称,“ofo押金事件仍在发酵,共享经济却引起人们反思。作为一种新业态,共享经济有其价值,也有一定风险。在肯定共享经济的同时,监管部门应该审思,如何让共享经济趋利避害,更好地发挥效用。”

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

萧县你好鸭卤菜店  电脑版  手机版  萧县圣泉乡孙庄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