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爸,玉翁开花了
爸,玉翁开花了

本报记者 赵小萱/摄

“妈,是不是你怂恿老爸买仙人球的?”收到大学开学礼物时,我在视频通话时,有些失望地问道。

老爸送我的礼物体色鲜绿,远看像颗胖乎乎的小绿球,显得可爱。但此物“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当我走近拿捏了一把,没想就被它的小刺扎到手,指肚上的血,由一点变成大大一粒。

“你爸……”母亲话音未落,父亲迫不及待抢过手机:“丫头,老爸已经遵守承诺,你说送什么都随我,现在礼物送到了,你要好好照顾它,就像家人一样。开花的时候,告诉老爸。”

“好!交给我,放心吧。你最近咳嗽……”

父亲打断了我对他身体状况的询问:“老爸身强力壮,小小感冒没什么大碍……”

我小心翼翼将玉翁从礼盒里捧出来,一是怕再次被扎到,更怕万一打翻了无法跟父亲交代。轻轻放在书桌上,舍友们都凑过来,绕着“小圆球”细细打量。

“它会开花吗?”舍友问道。

“会吧。我爸说,开花的时候告诉他呢。”我有些心虚地回答。

突然,我被一张粉色纸条吸引住。那一行行歪歪扭扭的字,一看就知道是父亲写的。有几个字的笔画还微微颤动:“女儿,它有一个特别的名字——玉翁。每星期浇水一次。它像你,喜欢有阳光的地方。每到春夏时节,它会开花的,开了记得告诉老爸!”正巧,窗外一束余晖洒在刺丛中,再跋扈的尖刺,看着都是那么温柔可亲。小时候,我赤脚奔跑在傍晚的沙地里、细石上,是那么无拘无束,即便脚底像这手指破了皮、流着血,也依然兴奋地跑着、叫着。

那时,每逢周末,父亲定会拉上我和弟弟去游山玩水。爬山,到农庄田里插秧,去池塘捉泥鳅……一路相伴的,少不了一台收音机,还有收音机里卓依婷的歌曲。一天下来,姐弟俩总顶着两坨腮红、一身泥土回家。被母亲瞧见,挨骂的也总是父亲。

后来,我上了初中,父亲在外地开货车,只有每逢节日才能见上一面。再见时,父亲瘦黑了许多,话也变少了。匆匆忙忙回家,又静静悄悄离家,只有卓依婷的歌声,还在收音机里流淌。

我还想问问父亲关于玉翁,但是……

有了玉翁,父亲隔三差五就打来一通电话,问的最多却不是它,而是我。

“生活上还适应吗?和舍友相处得如何?”

“女孩子家不要盲目学别人减肥,要注意营养均衡……”

“学习上要会找方法,不耻下问……”

每次挂电话前,他习惯叮嘱一句:“好好照顾玉翁,花开时,记得告诉老爸!”咳……咳咳……,那越来越长的咳嗽声,也从电话里回荡到我耳畔。每当我问起父亲的身体状况时,他总轻描淡写,一句话带过:“放心,会好起来的!”

可玉翁不好了!因为我的疏忽,让它淋了一个星期的大雨,边上的一角开始溃烂。我拿起手机,准备给父亲电话,点开通话记录时,发现原来有一个星期没接到父亲来电了。“这就奇怪了!”我心有疑惑。

母亲接的电话。

我着急地问道:“妈,老爸去哪儿啦?这几天的雨,把玉翁打坏了,怎么办?帮我问问老爸如何是好?”电话那头一片沉寂,只听到匆匆来回的脚步声。

“妈,在听吗?”

“孩子,这两天回家一趟,你爸想你了……”

粒大的雨点从玉翁上落下,一滴、两滴、三四滴。一阵狂风吹过,大雨、枯叶、黄花零落一地,雨还在窗前“滴答滴答”不停地敲打。

安顿好玉翁,我开启了最漫长的车程,想快一点到达目的地,又想永远就这样不要停下。一片片田野从眼前消失,一棵棵树闪掠而过,一辆辆车穿梭而行,驶过一座桥,溜进几条隧道,黑白变幻,恍恍惚惚……司机大声吆喝道:“终点站到啦!”乘客揉揉惺忪的眼睛,有的伸个懒腰,有的整理衣装,有的拿起挂包,微微站起身子。车缓缓停下,车门打开,一个挨着一个走出去。

“还没下车的乘客,请抓紧时间!”我晃过神来,拎了行李,快步冲下车去。母亲来接,看到我时,给我一个疲倦但安慰的笑,眼袋显得浮肿。

“妈,我来就行。”母亲想接过我的包,我说。

“好!赶紧回家,去见爸爸!”母亲声音哽咽。

“玉翁还好吗?”母亲轻声问着。

“好!它会好起来的!”我肯定地回答。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母亲开着车,卓依婷的歌从车载音响里轻轻传出,一路伴随我们母女。

这颗玉翁是坚强人生的寓托,是亲情含蓄的维系

玉翁的溃烂,从一小点慢慢延展到一小块。舍友告诉我,得马上切除腐烂部分,否则,将伤及植株全身。

“切除后真的可以痊愈吗?”

“不尝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那动手吧!”我坚决地说道。

舍友握着小刀,从腐烂的边缘一切,发黑的汁液顺流而下,滑过尖刺,染黑白色绒毛,渗入根底。

“你说,它会不会痛?”看见此景,我顿觉害怕。

“会!因为感到痛,说明它还活着,忍一忍,慢慢就能好起来了。”

再见玉翁时,切口还留有黑褐色印痕,四周结了薄薄一层膜,大部分还是那么鲜绿,尖刺依旧嚣张,绒毛依旧可爱。

冬日的暖阳亲抚玉翁,渐渐它痊愈了。母亲悄悄告诉我,它原来被遗弃在路边,父亲看到捡来。父亲将它捧在手心上,乐着说:“这顽强的生命,就是给咱们孩子最好的礼物!”

这颗多肉植物,是坚强人生的寓托,是亲情含蓄的维系,无论天涯海角、天上人间,依然牵念感怀。

莺飞草长时节刚过不久,从几度风雨、伤痕累累中挺过来的玉翁,在刺丛冒出了半圈红点。

这时,想和你说一句:“爸,玉翁终于开花了!”

萧县你好鸭卤菜店  电脑版  手机版  萧县圣泉乡孙庄村